影評:《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 甌坦薇爾

我的筆名甌坦薇爾,幾年前曾在國立台中圖書館觀看過您編導之《南方紀事之浮光掠影》;那的確是一部好電影! 最近我以此電影寫了二篇觀賞心得報告〈古文物修復專家黃琇琇遇上前人黃清埕〉〈琇琇篇〉〈清埕篇〉,希望並沒有褻瀆您的電影。 冒昧上傳此文稿給您,其用意是這部電影您是否考慮再重新上院線上映,讓更多人能理解那時代、那些人之故事。

〈古文物修復專家黃琇琇遇上前人黃清埕〉〈琇琇篇〉〈清埕篇〉 本文之前: 讀者諸君,故事對話請以台語自行發音較能得意境,例如:黃清埕、琇琇、還有你(妳)(澎湖人台語發音類似國語『路』);這部《浮事光影》對話係以台語發音,因是日據時代,當然也很多日語,老師為(日語:先生)。 【現代】【古文物修復專家黃琇琇】⋯⋯ 取名琇琇者,台語意為「惜惜」也,20幾歲的她與貼心男友國鈞同住一室,很惜惜她。 她為自體免疫系統問題造成膝關節退化症所苦,群醫束手無策,僅能以類固醇藥物來減緩病痛;她很擔心不久將來二腳癱瘓無法行走,會失去行動自由。 她已然厭倦,清晨醒來類固醇是第一口食物!然,有意義的日子即將到來,有一個藝術家會闖進她的生活裡;讓她燃起生活動力,恢復少女青春熱情,甚至有談另一次心靈戀愛的感覺,縱然男友國鈞就躺在床邊。

【初遇黃清埕】 某日,門鈴響起,一位王姓古畫收藏家攜來一幅「落漆嚴重」之《裸女圖》登門拜訪。他說:這是日據時代台籍藝術家黃清埕之遺作,畫作上有其親筆簽名。琇琇見畫心喜說:「真的是黃清埕遺作?聽說他的遺作極少極少!」。 【畫中女仕是誰?】 隔不久,王先生又帶來另一幅黃清埕所繪之「女仕肖像畫」。琇琇問說:「畫中女仕為誰?」,王先生答說:「我也查不出她是誰,就稱她為『福爾摩沙之女』吧」。 自此天起,琇琇在工作室聚精會神、非常小心翼翼地做著修畫工作,那是價值不菲之遺作,可不能出一點差錯! 她每日工作著,卻好奇這「畫中女仕」是誰? 她已被黃清埕的藝術熱情生命給感召,她翻遍日據時代舊報紙,她走訪黃清埕生平所居之地,她拜訪仍活在世上之清埕親戚友人、師長同窗等人;任何蛛絲馬跡都不能放過。 【拼湊】 此幅畫作被琇琇一點一滴、極其細微地修復著,黃清埕生前的故事也被她一點一滴、鉅細靡遺地拼湊起來;在此同時,琇琇也一點一滴修復她那被病魔摧殘的心靈。她不再怨天尤人,她不再怨嘆病魔摧殘;她只要修復一小小部分畫作、多著著清埕一絲絲生活過往,就感到無比成就。她覺得現在的她正攜手與清埕一同追求藝術人生,無比價值之人生理想! 【琇琇的慨嘆】 她走進了清埕的世界,把自己回到過去,投身到清埕所處之大時代洪流裡。 1941年12月,日軍偷襲珍珠港,連帶把台灣帶到戰爭裡。台灣成了美軍封鎖與轟炸之區域,台民人心惶惶,民生飢困,物資短缺;很多人把家人疏散到鄉下地區。 琇琇說:「這一段歷史還有多少人理解?」。的確,沒有多少人理解,美軍在台灣所犯下的戰爭暴行刻意被歷史遺忘,在當代受難者家屬不敢提起,倖存者更是絕口不提! 她對著同居男友國鈞說:「你不要把所有心力都放在我身上,那讓我感到壓力很大;去找一個值得追求之目標,像黃清埕一樣追求他的藝術生命!」,又說:「你在畫作裡看到甚麼?」;國鈞回答說:「我看到光,我從不同形象的色彩中看到光」。 光!我們每個人每天都看到天光!但這光,是把光捕捉並畫進畫作裡 光能成就畫作之光彩,清埕一生之藝術人生也是引領琇琇病痛人生前行之光!(琇琇篇完) 〈古文物修復專家黃琇琇遇上前人黃清埕---3〉〈黃清埕篇〉 【1943年3月日據時代日本東京】 是其時,滿州與北平為日人統治著,臺灣人亦常前往此區域活動,或擔任教職。 是年,清埕以桂香當作模特兒所臨摹而作之雕塑作品《桂香像》已入選東京帝國展覽,並獲得日本雕塑協會獎賞,獲邀入會擔任指導員,並答應北平藝專擔任教師。在此榮耀時刻,其兄清舜之家書到達,告知父親已辭世!清埕為此遺憾並「自感交集」,打算先回台灣,再前往北平。 然鋼琴家女友桂香尚還有一年才完成音樂學業。 【返台前夕,在清埕住處之爭執】 清埕對桂香說:「東京樂壇競爭激烈,留妳在此我不放心。」又說:「我已答應北平藝專之教職,妳可轉學到北平念書,我們一起生活」。 桂香憤怒地說:「如果你想跟我一起生活,難道不該先找我商量再下決定?」,「我不會說北京話,看不懂漢字,妳有考慮到我嗎?轉學根本不可能,去到一個沒有親戚的地方,只能在家洗衣煮飯,跟坐牢一樣,我算什麼?要去北平,你自己去吧」;說完,奪門而出! 【清澄在桂香練鋼琴處「奏樂堂」所留的一封信】(原文係日文,此處係中文翻譯;另黃清珵通常自稱為清呈) 「桂香: 櫻花的花季還沒到來, 一期一會的情感,等待春天的來臨。 明日要返回台灣,期待明日碼頭再會,一起返回台灣。 船票你收著,希望妳了解我的心意。 清呈 」

【清埕生平】 1912年出生,澎湖西嶼島池東村人,其父為漢藥商,其兄黃清舜曾當過「先生」。5歲時,即以瓦片在其臥室內外屋牆上作畫,自小即顯露出對繪畫之興趣。 【1929---1933】 1929年就讀高雄中學,住宿於其父親位在屏東之另一棟磚瓦房,搭火車通勤於屏東與高雄之間。 某日在屏東住處,他從窗內窺見一位頭上戴著白色日式圓寬帽之優雅少婦在花店買花,他立即素描之。 在課堂上,年輕的日籍老師在黑板上畫出日本四大島(本州、九州、四國、北海道),並畵出東京、名古屋、京都、仙台等城市位置圖,講述大日本帝國之地理常識。台上老師嚴肅地講課著,清澄卻在紙上素描老師的肖像畵,此畵並貼在其住處上,成為日後一幅遺作之一。 清埕對中學通識課程並無興趣,不久即修學返回澎湖老家。村內有其少年玩伴之青梅竹馬,名「玉蘭」;她未受教育、務農維生。清埕遺留在澎湖老家之遺作《裸女圖》係以玉蘭為模特兒臨摹繪之;當其時,民風淳樸保守,由此畫可以想見二人感情到達某種程度之親密關係。 【1933年】 其父「漢藥牌」為日人沒收,父親將清埕送往日本東京欲其取得藥專學位並返台繼承父業,並託其在東京之友人留意清埕之生活。 【1933---1943年】 1933年,清埕來到東京,補讀完中學課程,考進「中央大學」就讀;但常缺課,流連於「美術研習所」鑽研雕塑、人物素描。 雕塑老師告訴他:「藝術的價值在於原創,雕塑時要注意力量與氣勢的展現」,並叮囑說:「真即是美」! 【1936年初識桂香】 清珵瞞著父親棄醫專考進東京美術學校雕塑科就讀,雕塑老師告訴他:「藝術的價值在於原創,雕塑時要注意力量與氣勢的展現」,並叮囑說:「真即是美」! 某天清埕看到一則宣傳單,上頭寫著 : 「李桂香演奏會 6月26日(火曜日) 澀谷公會堂」 清埕這天去聽了這場演奏會。在台籍留學生圈中,素聞清埕做得一手裁縫工夫;桂香慕名登門拜訪委其縫製一禮服,方得知二人同來自澎湖西嶼島;清埕係池東村、桂香乃外垵村;自此,二人交往日深,繼而同居,這是鋼琴家與藝術家之戀愛故事;雕塑之氣勢與交響樂二者之交織演出!

【1936---1943年】 父親從其友人口中得知清埕棄醫專就讀東京美術學校雕塑科時大發雷霆,斷絕其經濟來源,賴其兄黃清舜微薄教師薪俸中挪出一部分金額救濟。他所寄至澎湖老家之家書,父親看都不看隨即燒掉,父親至1943年辭世均未原諒他! 此時期,清埕與桂香常一同返回澎湖,在澎湖老家他以桂香為模特兒畵了一張《仕女圖》,是否桂香即是畫中之「福爾摩沙之女」?不是的!那其實是玉蘭、買花的貴少婦、桂香之綜合體!清埕一生中所遇見之三位女人。 此畫作為一位收藏家所欣賞,問清埕說:「這畫您要開價多少?」,清埕回說:「這是非賣品。但我還要回東經處理一些事情,這畫就先擺放您家裡。」此乃此畫作得以流傳後世之來由! 【1943年】 1943年返台前夕,清埕將一部分創作先行裝箱託運回台灣。

【高千穗丸號郵輪】 3月17日,天氣晴朗,神戶碼頭邊,超級豪華客船「高千穗丸」氣笛已響,即將航向台灣基隆港,這是一段三天二夜的航程。清埕心急!未見桂香前來!船啟航前最後一刻,桂香終於出現。清埕往前欲幫她提行李,她揮手擺開;還在生清埕的氣!船上包括組員在內的一千零八十九位乘客大部分是台灣商人、留學生,也有剛被派往台灣赴任的日本警察、公務員陸續上船。 数不清的海鷗圍繞在船周遭快樂地飛著,乘客們揮手向來送行之親友道別,一趟快樂之出航! 當晚,在客艙內,桂香睡在清埕上舖,清埕向她打招呼,桂香還在生氣未作回應! 隔日二人在甲板上,清珵對桂香說:「我也不一定要去北平,再辛苦也要跟你生活在一起;我希望能一生跟妳互相照顧。」 「真的嗎?」桂香懷疑地問。 「回台後我找人到妳家提親。」 二人隨即相擁在甲板上! 3月19日遊輪已到達基隆港外海,基隆港陸地隱隱在眼前;天光剛現,海波不興;乘客們陸續走出船艙,來到甲板看日出。突然,一艘美軍潛艦浮上水面,魚雷貼著海面直向船身而來;高千穗丸號爆炸起火,慢慢傾斜翻覆,清埕與桂香一起葬身大海。美軍潛艦逕自駛離,未施予人道救援;戰爭無情,台民何辜!當美國人在譴責德國U2潛艇對美國運送物資前往英國之無武裝商船進行攻擊同時,美軍亦在台灣犯下這些戰爭暴行!這事件是美軍在台灣所犯下最大的戰爭罪行! 二艘大型救生艇即時放下,其上搭載著254名幸運的逃難乘客,在基隆外海漂流三天二夜。後為自小琉球出海至基隆外海捕魚之漁民救起。 日本海巡署偵察隊在訊問過這些倖存者之後說:「這次沉船的事暫時不要對外透漏,有記者問起,妳們要照我們的說法回答」。 很多留學日本之台籍菁英未能回台一展所學,先已葬身海中! 甌坦曰:一千多條人命,難道可以被歷史給遺忘?此電影編導為黃玉珊、聯通公司發行。應該還要重新上台灣院線上映!琇琇說:「這一段歷史又有多少人理解?」至少,甌坦理解! 甌坦書於豐原市 2015/06/07


bw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