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70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東海大學文學院學報》第52 卷,2011 年7 月, 頁121-142
Tunghai Journal of Humanities
Vol.52, July 2011, pp.121-142
空間再現與族群認同──論《一八九五》、《插天山之歌》之歷史與記憶
余昭玟*
Spatial Representation and Ethnic Identity-
The history with remebered of <Blue Brave 1895> and <The Song of Chatian Mountain>
by Yu, Chao-Wen
關鍵字:插天山之歌、一八九五、客家人、空間再現、族群認同
Keywords: The Song of Chatian Mountain, Blue Brave 1895, Hakka, Spatial Representation,
Ethnic identity
* 國立屏東教育大學中文系副教授


bw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女影现场·2014年1123日】北京·后浪放映&蓬蒿论坛    (2014-11-24 女影 CWFF  )

很感谢黄玉珊老师特意从台湾赶来,感谢后浪出版社提供场地,以及本场主持人传媒大学姜娟老师。

电影放映完毕后,黄玉珊导演从该片的配乐、绘画、背景、演员等方面简要介绍,并精彩地回答了现场观众的问题 。对于这部影片,能说的太多了,我们就一一来说说……

黄玉珊老师从外语专业毕业,在上世纪为了找到内心那个强烈的声音“表达自己”,从片场场记一做就是3年,在那个女导演生存尤其困难的年代,家庭照今天来讲不是官二代也不是富二代,毅然决然的通过影像表达女性的内心思考,在社会、家庭中的压抑,勇气和毅力实属让人敬佩。1990年拍摄这样阵容的影片,启用陈德容、苏明明等已经在台湾家喻户晓的演员,对于今天的很多导演来讲,这样制作规模依然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黄玉珊从1988年开始拍摄四部女性作品:情欲归属的《落山风》、姊妹情谊的《双镯》、家庭的回归《牡丹鸟》、心灵的出口《真情狂爱》;《牡丹鸟》曾参加1995 印度国际影展女导演专题,2000 上海国际电影家中国女导演专题。

9月从黄玉珊老师手中接过《牡丹鸟》的碟片是,翻看后面备注时,很是吃惊。居然印度早在1995已经开始关注,欧美等过女性影展或者女性导演专题等早已以有几十年的历史,在其他人都思考时,在其他人早成为一项传统传承时,我们却缺席了……曾拍出第一部中国女性主义影片的黄蜀芹导演事后曾和记者说,那个年代还没有“女性电影”这个词。既然现在有了,恳求大家正视她,爱护她,就别和猫猫狗狗搭在一起。

台湾1970年代开始引进西方思潮后,女性主义与女权运动也就也如火如荼的展开。除了性別,性属,自我认同的行动连接进行外,女性创作者也开始自身历史的书写與与记录,以女性的角度思考成为层层枷锁的「铁闺阁」和不容于家庭中的「异姓氏」等长久以来束缚于女性身上的课題。生于80年代台湾电影新浪潮后期的黃玉珊导演于1988年开始拍摄的情欲三部曲 《落山风》、《双镯》、《牡丹鸟》 ,以及改编自真人真事的《真情狂爱》皆以出走女性为题材。女性故事在女导演的敏锐触角下,呈现出的女性形象不再埋附于历史之河或是女神,母亲的扁平形象,而是以个人的、鲜明独特的形象出现,对于女性的遭遇具相当有力的发声作用。” 转载自台湾评论家石宛蓉

1985年至1990年台湾解严,开始进入青黄不接的过渡期,社会也在发生日新月异的变化,可谓是一日千里,大众流行文化、次文化在经济洪流中开始繁盛开来,现代化在持续,后现代思维也开始宽松,悄无声息在人群中传播。在巨大的时代洪流中,认同和存在话题也渐渐成为人们关心的话题。女性也开始寻找自我。

反观当下国内,即使在娱乐化时代来临的今天,女性已经被各大互联网等大佬认为是真正的金主用户,连马云都要感谢背后千千万的女性同胞,甚至连新闻都炮制“女性”专栏,网购就更不用说了,仿佛西方几百年女权运动的努力我们一夜就成功了!仿佛女性已经掌握了整个世界,可是就业还是不给我们机会,舆论就是不尊重我们,当然有人说“自己不努力不能怪社会”,可如果通过结果推断所谓的理论也真是让人醉了……目前国内评判女性的价值观也是极其的单一甚至是极端化,对于女性,仿佛结婚与否才是成功与否的唯一标准,就是再努力还是被抹杀的片甲不留……听听这词儿,不是贤妻良母就是中国式大妈,不是绿茶婊就是女神,不是剩女就是谁的附属品……打开电视和荧幕,你是否和我一样感同身受?

很感谢前来参加的各位,现场气氛很温馨~绝大数还是女性呀,我们欢迎广大男同胞也来看看~易卜生《娜拉出走》那个娜拉如果是现代女性,出走又会发生什么……不止女性思考,男性也一起想想吧。

爱你如初·《痕迹》

《痕迹》放映后,黄骥导演也与现场的观众进行了影后座谈。她提到拍摄本片故意选择了家庭摄像机,显得平易近人。我们能从她每一部作品里读到对于生命的思考和尊重,那些不起眼的人们同样让我们挂念。这一次她和丈夫举起摄像机对准自己,还有在襁褓中的千寻,讲一件看似微不足道事件折射出社会万象,还有那让热落泪的父母爱子之情。之前在香港上映时,观众给与了数次鼓掌。

我们还有幸邀请到黄骥的先生大冢龙治,这部影片的联合导演,还有已经2岁多的千寻,坐在妈妈怀里那么依恋~正和爸爸对视呢~这是独立电影届少有的夫妻档,大冢帮着黄骥做了摄影师,提出建议甚至鼓励支持。

黄骥和大冢曾说“我们是一对“中国—日本”夫妻,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事是我们宝贝的未来。在20年后,当她看到这部影片,我们希望她也觉得这一时期纪录了一段有趣的生命“痕迹”。

bw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