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色檳榔攤  《真情狂愛》影評                                                                                 游惠貞

      日前走省道到台南縣,沿途檳榔攤多到令人咋舌的地步,差不多每一攤都有高高的工作檯和高腳椅,上面坐一個身著短裙和小可愛上衣的年輕女子,整條省道有多少 檳榔攤小姐呢?她們如何看待這樣用衣飾打扮吸引(九成為男性的)顧客呢?其實帶異色的檳榔攤的流行並不是新聞,一般人早就在電視、報章雜誌等媒體上知道 了,但偶爾親眼目睹,還是覺得相當震撼。 

     台灣是個處處看得到色情的地方,恐怕很少有一個所得和台灣一樣高的社會,像台灣這麼公然容許男性對女性的意淫的。做為一個算是中產階級,離社會中的色情次 文化似乎十分遙遠的我輩女性,對這樣的現象似乎已經很習慣視而不見,看《真情狂愛》這樣從關懷出發的電影,再次提醒我自己的世界是安逸的,而視界則是局限 的。

    不知道黃玉珊導演拍攝《真情狂愛》,是不是對台灣畸形發展的色情面向做不平之鳴?但做為一個觀眾,這部電影倒不時提醒我注意野火燒不盡的酒店、俱樂部、應 召站、色情電話、地下賭場等等,在我們的社會裡恣意蓬勃的行業。是什麼樣的人-且極大部分是年輕女性-在這些地下社會裡工作呢?《真情狂愛》給了我們一個 真人真事的例子。 

    影片的主角小蘭生長在一個父母離異的家庭裡,繼母和父親都沒有給她生長所需要的關愛;學校生活也不如人意,師長當她是個乖戾的問題學生,喜歡違反校規的頭 痛人物,而她便以判逆做為對外界不滿的回報。電影裡讓我們看到小蘭與同學之間的感情,以及她身邊的大人種種並不高明的言行。欠缺榜樣,有的只是斥責和漠 視,導演顯然有意引導觀眾了解主角逃家的必然結果。

    即使離開家庭和學校,小蘭的生活領域還是非常局限的,她的學歷和生活經驗,能引導她走的方向並不多,而似乎只有色情行業對她張開雙臂;起先是周邊的工作, 色情電話、酒店公主等等出賣聲音和身形供男人意淫的工作,檳榔攤小姐已經算是相當「正派」的工作了。之後基於義氣,也由於沒有其他可依靠的資源,她終於走 到出賣身體一途,並自此一路走下坡,在吸毒、暴力和色情的圈子裡打轉,她狂亂的生命變得近乎宿命。

    小蘭在遭遇類似的少女中還算是意志堅強的,她幾度與同樣在社會底層掙扎的友伴相濡以沫,僅管大家的困境並沒有因而解除。她還有過幾次接觸到宗教的機會,不 過宗教似乎沒有來得及讓她得到救贖。影片最後,小蘭顯然有心一改過去的沉淪,她用力戒毒,做待遇不高,但總算不必再出賣色相的工作,她甚至花時間做社會服 務。可惜上天並不給她機會,二十八歲時,她便死於心臟衰竭。

    這部電影固然是依據真實故事改編,但有心向上的小蘭以猝死結束年輕的生命,這樣的結局卻彷彿是對我們這個壯陽過度的社會一個極大的嘲諷,她的努力終究還是讓她無路可走。 

    影片中幾個帶著救贖姿態出現的角色顯得不真實,尤其是小蘭在路上邂逅的教會志工,後來對方娶了她,給她一段短暫的婚姻生活,卻又在她毒癮發作失手傷人的情 況下離開她,最後再出現,告訴她,他要去當神父了。純粹從觀眾的角度來看,這個角色所需要的救贖更勝小蘭。至少在小蘭短暫的生命中所犯的許多罪,比方頂撞 師長、叫唆殺人、賣淫等等,都還有個講義氣的動機,即便後來的販毒,至少還是為了愛情。相形之下,她篤信上帝的丈夫和她結婚的出發點就不是因為她這個人, 離開她的理由和再出現的理由自然也與她無關,而更像是自己追尋生命意義的歷程。

    無怪乎丈夫的上帝並沒有拯救小蘭,她在一個偶然的機會裡讀了證嚴法師的靜思語錄,不過還是一樣,小蘭生命的重擔似乎註定了得由她自己全數承擔,她不習慣從宗教中尋求安慰,宗教也就時時與她擦身而過。 

    小蘭的故事儘在色情行業和社會底層的生態中打轉,這是港台商業電影最喜歡的人物和故事背景,換了一個喜歡拍類型電影的導演,不難把它改頭換面,拍成黑幫電 影或所謂的「社會寫實」電影。黃玉珊導演以極有限的預算裡,把這個故事拍成《真情狂愛》,試圖從理解而非批判的角度描述這個身不由己的女性角色,作品並不 完美,但她做到了不剝削女體,不以氾道德的角度說教或評斷。

    《真情狂愛》的攝影由張致元擔任,他在過去幾年裡,曾擔任多部短片的攝影工作,一向擅長在有限的資源和緊湊的拍片時程中,拍出「物超所值」的質感。《真情狂愛》應該是張致元擔任攝影的第一部劇情長片,他的表現為這部預算不高的電影增色不少。

(本文作者游惠貞為前金馬國際影展副祕書長、及影評人,發表於自由副刊1998年)

bw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