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越浮世的藝術光華
  黃玉珊電影《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  

                       
編輯室報告:許多秀異的靈魂,在時間裡凐沒,或被遺忘。導演黃玉珊以影像凝視、再現台灣藝術家黃清埕和  李桂香的故事,學者賴賢宗專文解說;與黃清埕夫婦有所交誼的呂赫若,亦透過文字摹寫了彼時藝術家在異鄉的生活情狀。 

 ◎賴賢宗

電影的藝術語言和當代文學運用的意識流、人稱觀點運用等等技巧,具有很大的類似性。時間與人和世界的存在有深切的關係,海德格 (Martin Heidegger) 曾在他的《存有與時間》加以解說;對時間的自由掌握是電影的獨特技巧,在電影銀幕上,一個事件的進行時間可以任意中斷、縮短、延長、互相穿插、甚至是倒帶 讓順序顛倒,電影的這種特性因此更能靈活地運用當代文學中的意識流、人稱觀點的技巧,創造魔幻的藝術力量,闡揚人的存在意義。

再者,電影是以現成物、物象為表現的對象,目擊道存,直接觸動;而文學用文字來表現,畢竟是隔了一層。也就是說電影是讓你直接看到,文學則是讓你想到才去感受到,所以電影的詩性力量是更為直接的,更具有魔幻的藝術力量。

從寫實主義到文化反思
黃玉珊所導的《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一方面具有寫實主義的力道,充滿台灣文化史的反思,二方面又融化在詩性氛圍之中,在台灣歷史的苦澀中很有詩的意境, 但是這並不是廉價自憐的感傷詩意,而是穿透苦難、渾化土地的崇高詩境!整部片描述黃清埕和李桂香在日本和台灣追求藝術理想的過程、才子佳人的愛情故事的心 路歷程的自述,運用第一人稱觀點現身說法,有著濃烈感情的自我表現,但卻又含蓄在詩性氛圍與意境之中。另一方面,更透過畫作修補師琇琇的田野調查經驗,和 她面對黃清埕畫作的美感經驗出發,以第三人稱觀點來呈現黃清埕藝術感動人心在現實世界之中的真實性。就這樣,導演交叉運用第一人稱和第三人稱觀點,讓黃清 埕的藝術世界和我們若即若離,讓我們活在充滿生命的藝術奧祕之中。

同時,《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的寓意亦是豐富而深刻的。電影最後,「高千穗丸沉船事件」中,美軍魚雷擊中了黃清埕和李桂香所搭乘的日本船艦,而他們兩人被 迫跳下大海的一剎,當我看到這裡,不禁駭然驚悚:難道所謂的「浮世光影」,就是那無情大海的波光嗎?就是美日相爭而吞噬了台灣人的海域的虛幻光影嗎?

今天我們的社會充斥著美日的流行文化,台灣自己的文化認同、台灣文化的根柢在何處呢?電影《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提出了它的答案:琇琇奉獻了她病軀的餘 生,鍥而不捨地追索黃清埕此一台灣藝術史的失落的環節,在電影的最後,琇琇看到螢火蟲又回到恢復純淨的南台平原,黑暗之光、農民土地的黑暗之光,讓她領略 到那是黃清埕充滿神祕的畫作〈黑衣女人〉的原本、源頭,在這樣的南台平原的黑暗之光之中,琇琇似乎也看到自己在不久之後,將委身給台灣的土地,和埋葬黃清 埕的夢土永遠同在。

所謂「浮世光影」因此不是海浪噬人的虛幻光影,而是土地和光同塵的積極力量。命運也透過這樣的領悟而有了另一個名字:奉獻是超越浮世的形上光華!

詩意的寫實與內心的攝影
G. Betton的《電影美學》曾說過:可以說所有的影片都是寫實的,他用Delacroix的話說:「所有藝術作品都在表達一種理想,但對一個寫實的藝術家 來說,這個理想幾乎是在接觸到真實的同一刻誕生的。」,黃玉珊在《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中,運用了相當多的意識流、夢境、剪報、或是琇琇用攝影機去拍攝, 我想導演是用情感的真實來創作,表達的是人與土地的關係,達到了「詩意寫實」、「內心寫實」。

從電影的美學性質來談「電影與文學的關係」。班雅明 (W. Benjamin)的〈機械複製時代的藝術品〉談到對於電影美學的影響:一、審美典範(作品生產、審美認知、作品流通)的革命,二、蒙太奇、拼貼、並置等 等的強調,與電影的關係,三、班雅明對現實的批判與認知與電影寫實主義。黃玉珊導演從台灣社會和歷史出發,拍攝了很多紀錄片(包括台彎的藝術家如朱銘、蔡 瑞月、黃清埕等人),同時也是台灣重要的女性主義導演。她的電影特別為了喚醒對於台灣藝術史、女性意識的認知而創作。《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也是其中一 例。它運用了蒙太奇、拼貼、並置,來顛覆我們慣常的認知,喚醒我們對於歷史的失去的記憶。電影中的故鄉田野中的女人玉蘭、神祕的畫中女人都是只是出現在男 主角的生活週遭,但是她們都是形象鮮明,充滿力量的女性,而李桂香、琇琇則是充分自覺的女性,十分堅持自己的價值觀。

《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一片的主角黃清埕與陳德旺、洪瑞麟、張萬傳等台灣美術家曾於1938年成立「行動美術集團」(MOUVE畫會),「MOUVE」是 晚期留學東京的美術青年回台之後組成的美術團體,代表熱情、年輕和研究,具有晴朗和革新的精神,是戰前唯一傾向反體制的畫會。黃玉珊導演未來的拍片計畫, 是否還會以台灣美術史的重要畫家為題材?想必這是關心台灣文化和電影的觀眾很想知道這一答案的問題。比如說以礦工畫著名的洪瑞麟深具本土情懷和人文關懷, 他和黃清埕一樣屬於MOUVE畫會,一生跌盪起伏,其題材本身就很吸引人,還有陳德旺的獨到的畫風和藝術成就,以及他所留下的畫語錄都呈現了那一輩美術精 英的藝術美學。 ●(自由時報副刊2005/11/9)

bw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