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年代消逝的敘事與記憶

文◎黃玉珊

  鍾肇政先生是我最尊敬的作家之一,高中時期看過鍾先生的譯作,對其精湛的日文造詣和文學筆觸印象深刻。大學時代開始看他的小說,但並未大量閱讀。有次跟著 姊姊去龍潭鍾先生家參加文友聚會,那時自己年少懵懂,但觀看長輩作家之間的談笑風生,暗自心儀於文友之間的真情流露,至今仍如昨日。或許是因為喜好文藝的 姊姊在多年的筆耕成績下,前輩作家對我也有一種提攜後進的期許和信任。因此多年後,自己能夠有機會改編鍾先生的小說,透過影像來告訴觀眾關於台灣人的情感 和歷史、痛苦和歡樂,備覺珍惜這樣的拍攝機會,並希望藉此讓作品更深入文學和影像的肌理。

《插天山之歌》緣起於鍾肇政紀錄片

  《插天山之歌》是從一部受桃園縣文化局委託拍攝的紀錄片《鍾肇政文學路》開始的;拍攝時覺得在紀錄片中只呈現局部戲劇情節並不滿足,於是決定擴大拍攝成完整的劇情,再來考慮如何剪接成最後受託的紀錄片。結果就是《插天山之歌》和《鍾肇政文學路》的誕生。

  感謝工作人員和桃園縣文化局的協助,我們在時間、經費和人力非常有限的狀況下,完成了幾乎不可能的拍攝作業。拍攝劇情片時,嚴格考驗獨立製片在有限的資源 下,對題材、內容、敘事的掌握和調度能力,但大夥兒們拍攝時的精神卻亢奮無比,即使在寒冬的溪流山谷中,拍片的意志一直很堅強。雖然在發行上缺少資源和專 業經驗,但如今看來,卻有「那美好的戰役 我們已經打過」的強烈感受。

《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試圖解開謎團

  《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是2005年的作品。拍這部影片,是因為一直想把在南部這段時間,對於影像的思考和記憶做一個整理。
《南方紀事》的前身是《池東紀事》,影片完成後改為《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最初也是起自一個紀錄劇情片的構想,剛開始從大綱到分場,前前後後就寫了好幾 版。如果要再推遠一些,早在大學時代,曾聽三叔提起,已逝台南畫家謝國鏞先生家中後院的防空洞,藏著一些二叔黃清呈的雕刻作品。於是我就像影片中的琇琇一 樣,從台北跑到台南尋找,看到的卻是已經填平的謝家後院,回來之後,寫了一篇小說《防空洞裏的偶像》,在一個文學雜誌發表,算是初次尋找歷史的具體經驗。 但是防空洞裏所藏何物,這個謎卻依然無法解開。多年後,拍攝《南方紀事》時,發現自己就是在試圖解開長久以來隱藏在心中的謎團。

嘗試詮釋那個時代的青春、熱情與追尋

  巧合的是,拍完《南方紀事》,再拍《插天山之歌》時,發現兩者的交集竟是「高千穗丸事件」。不論是《南方紀事》中真實的黃清呈,或是《插天山之歌》中半自 傳的鍾老身影陸志鑲,都經歷過二戰時期的太平洋戰爭。而戰爭使得一些花樣年華、滿腔才情的年輕人,在將展翅高飛時,卻因不可逃避的現實,生命或止於瞬間,或步上長途跋涉的逃亡旅程,尋找生存的庇護和精神上的原鄉;但,多少人為此付出代價,生活依然處於恐懼、壓抑、惆悵、遺憾而無法釋懷。

  我在劇情片中嘗試詮釋那個時代青年的青春、熱情與追尋;也藉此反映戰爭對個人命運的撥弄和殘酷。而在紀錄片中,我有機會留下活著的人對於那個消逝年代的心 聲和看法,會驚覺我們這一代以及下一代對於歷史的陌生,還有更多我們不知道的事物等待挖掘、了解與詮釋。因此,更覺得歷史爬梳和思考、行動的一致性與迫切 性,這樣的探索與生活節奏合一,且深深為她所吸引。


黃玉珊導演小檔案(文◎田霏)

黃玉珊是國內重要女導演,於澎湖出生,從政治大學西洋語文學系畢業後,因緣際會認識了李行導演,毛遂自薦到片場實習,之後陸續擔任李行導演幾部電影的場記,如《汪洋中的一條船》、《小城故事》、《早安台北》等。之後赴紐約大學深造,是李安的同期同學。
歸國後,黃導演有機會執導中影劇情片《落山風》,後來受香港邵氏電影集團之邀拍攝劇情片《雙鐲》,榮獲多項國際影展獎項。1990年執導《牡丹鳥》,由蘇 明明與陳德容主演。1997年執導電影《海燕》,獲得台北電影獎佳作。1998年執導劇情片《真情狂愛》,由胡兵與賈靜雯主演。2005年執導《南方紀事 之浮世光影》,2006完成《插天山之歌》。黃玉珊導演的作品呈現對女性的深切關注,為女性影展的創辦人,現任教於台南藝術大學音像藝術管理研究所。

黃玉珊導演的作品向以人文關懷著稱,這回公視「經典電影院」首播她近年的兩部劇情片代表作《插天山之歌》與《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影迷們可別錯過!

■「經典電影院」每週日下午13:00首播,晚間23:30重播,2/24播出《南方紀事之浮世光影》,3/02播出《插天山之歌》

------轉載自公共電視月刊2008/2月號 

相關資料請上網查詢: http://www.pts.org.tw/php/member/message_detail.php?id=&kind=3#2243

bwhous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